万达商圈 启幕区域美好人居 - 澳门威尼斯人集团网址 寒夜 - 真正澳门威尼斯人
简洁阅读 打印本文默认增大缩小
手机阅读本文

寒夜

时间:2021-01-11 09:33:00 来源:威尼斯人官网-玉林日报 作者:蒙福森

夜色像一幅无边的帷幕缓缓地降临。寒风凛冽,彻骨生寒,冷风夹带着雨点,噼噼啪啪地敲打着车窗,越发显得寒冷。长途客车里,开着空调,温暖如春,疲惫的旅客昏然欲睡。

高鼎握着方向盘,平稳地行驶在广州至平南的二级路上。那时,广州至平南,还没有高速路,也没有动车。往返两地的长途客运,十分红火,此时正值春运,民工如潮,一票难求。车上的旅客,大部分是到广东打工的民工,他们辛辛苦苦在异乡打拼漂泊了一年,归心似箭,再过五个多小时,就可以回到家乡了。离家最解年滋味,犹守除夕问短长。离过年还有三天的时间,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过年前的气息。

这样的夜晚,寒冷,黑暗,刮风,下雨,少人……高鼎刻骨铭心,恍然若梦,记忆忽然像潮水般汹涌澎湃,清新如昨。多年前,十二岁的他,推着一辆爆胎的自行车,车架上有一包二十多斤的糯米和一些年货,冒着大雨,疲惫地行走在公路上。那天,妈妈叫他去外婆家,带点糯米回来,没想到,半路时自行车爆胎了。他身上没有一分钱,没有一个修车师傅愿意免费给他换车胎,他只能一路推着自行车回家。在寒夜里,他饥饿,寒冷,疲惫,无助,害怕,绝望……

客车像一头白色的巨鲸,在公路上快速地游走,不久,离开了广州地界,往大沥方向行驶。夜雨中的路灯下,高鼎远远看见,路边有一个中年男子在挥手示意停车。他靠边停车,那人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一路小跑过来。

中年人在车门边,气喘吁吁地问:“这车……是回平南的吗?”“是呀,上来吧。”跟车买票的老板娘热情地说。车上没有卧铺了,只有几个胶凳,中年人没有坐下来,他放下大堆行李,站着,没有说话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客车继续前进。老板娘走进中年人,看着中年人,示意他掏钱买票。中年人迟疑着,手脚无措,乞求的眼神满是歉意和期待。

“买票呀,350元。”老板娘催促道。

“我……没钱。”良久,中年人终于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话,声音小得像蚊子,几乎听不到。

“什么?你——没钱?你没钱你上来干嘛呢?!下去!下去!下去!”老板娘好像是受了奇耻大辱,声色俱厉地破口大骂。

中年人苦苦哀求:“我辛辛苦苦打工一年,过年放假,老板只给这么一点儿钱,剩下的,欠着。我在车站等车时,钱包不小心被扒手偷了,几千块的钱,就这样,没了……”

中年人说:“我没啥办法,老板回浙江过年了,联系不上。工厂大门紧闭,一个人也没有。所有的老乡都回家过年了,借不到钱。我就沿着广州回平南的二级路,一路挥手叫停车,上了车,可人家一听说我没钱,又把我赶了下去。这一路上,上车,下车,上车,下车……我又冷又饿,又累又困,欲哭无泪,路在脚下,家在远方,不知道哪天才能回到家。”

“你滚蛋吧!当我是活雷锋啊,当我的车是收容所啊!”老板娘极不耐烦,打断了中年人的话,叫高鼎,“停车,让他下去!”

高鼎好像没有听到,握着方向盘,继续行驶。

“你——聋啊!停车!”

高鼎不理她,继续开车。

“车是我家的,你——为什么不停车?!”老板娘大声说。

“他的车票钱,我给!”高鼎从后视镜里鄙视地看了一眼声色俱厉、暴跳如雷的老板娘,冷冷地说。

“谢谢!谢谢啊!”中年人感动到差一点就要给高鼎跪下去了。

“你到我的卧铺去好好睡一觉,醒来,就到家了。”高鼎说。他想起多年前,那个黑暗的寒夜,他推着沉重的自行车沿着公路行走的情景。最后,终于有一个修车师傅免费给他换了车胎……

五个多小时后,长途客车回到了平南。

雨,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。此时,已是深夜,万籁俱寂。沿路的村庄,偶尔传来几声狗吠,星星点点的灯火,如苍穹中星光闪烁,在漆黑的寒夜里,透出温暖的光亮来。

中年人的村庄,就在路边。他下车时,对着高鼎,深深地鞠了一躬,满眼泪水,想说什么,却喉咙哽咽,最终,一个字也没说出来。

高鼎从后视镜里,看见昏黄的路灯下,中年人背着行李,一直站在村口,一直站着,目送着他开车远去。

责任编辑:覃维

一周热点

月排行榜

关闭简洁阅读